<code id="66ri0"><acronym id="66ri0"></acronym></code>
<output id="66ri0"><track id="66ri0"></track></output>
    1. <ins id="66ri0"></ins>
    2. 有一種女主,敢把野心寫在臉上

      2022-09-19 18:12來源:據說娛樂 分類: 電視收藏
      有一種女主,敢把野心寫在臉上

      “生的半夏,有毒。熟的半夏,可以入藥?!?/strong>

      有一種女主,敢把野心寫在臉上

      “生而為人,欲望滿身”。這是馮唐在《有本事》一書里寫的句子。欲望,是某種程度上的第一生產力。然而“欲望”兩個字卻很少從國產女主角身上看到。她們,要么是犧牲自我、拯救蒼生的小白花,要么是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與名的俠女,要么是擅長原諒、和解,追求“HAPPY ENDING”的好女孩。真有點野心和欲望的女性角色,也被安排到女二、女三、女四去了。

      面對欲望,國產女主的發心是“被動”的。被人陷害了,所以要反抗;被人奪走了,所以要拿回來。一切都是命運所致,而不是本人的自驅力。

      經典臺詞:

      女主角:“我要拿回屬于我的東西!”

      路人甲乙丙?。骸翱?,她黑化了!”

      “黑化”成了她們面對欲望的說法,但不會承認一開始就“想要”?,F在終于有一位敢說“我要”的女性角色了,《野蠻生長》許半夏。電視劇預告片發布沒有多久,許半夏人設的與眾不同就引發了很多討論,就是因為她敢于袒露欲望。

      有一種女主,敢把野心寫在臉上

      “未來這個鋼廠,董事長是我,法人也得是我。咱們大家一起干,必須我說了算?!?/em>

      “我今天就是要讓他們知道,誰說了算,誰是老板?!?/em>

      “兩敗俱傷,他們先傷的我?!?/em>

      有一種女主,敢把野心寫在臉上

      商海沉浮里,趙麗穎飾演的許半夏把對權與利的欲望喊出來了。不止如此,預告片里的男性角色對許半夏的觀感都不是簡單的愛或恨。沒有永遠的朋友,只有永遠的利益。想跟著她賺錢的人說,“只要她許半夏能為咱們掙錢,那讓我叫祖宗我也得叫?!笨床簧纤娜苏f,“一個收破爛的出身,憑什么跟我談生意?”這份白手起家,說一不二的魄力,讓人又妒又恨,也讓角色的女性魅力更加豐富。

      有一種女主,敢把野心寫在臉上

      在《野蠻生長》里,趙麗穎的許半夏混不吝、有鋒芒。面對欺騙,就針鋒相對,“你就是想讓我許半夏變成一個笑話”,甚至摔了一個杯子。不柔,不孬,這一幕與“明蘭摔筷”、“幸福抄板凳”可以并稱為“國產女主魅力時刻”。在原著小說里,許半夏在一開頭就割了出軌男朋友的命根子。

      有一種女主,敢把野心寫在臉上

      很多人都覺得一頭港風大卷發,涂著紅唇的趙麗穎太美了,而且是一種驚艷的成熟美。因為野心寫在臉上,所以充滿了生命力。

      有一種女主,敢把野心寫在臉上

      在許半夏與趙壘(李光潔 飾)的對手戲里,兩個生意人斗智斗勇,你進我退,再也不是你儂我儂,眼神拉絲。預告片里許半夏和趙壘的“熊抱”帶著一絲情欲,反而讓人看了驚喜,畢竟第一次見這么“欲”的趙麗穎。

      有一種女主,敢把野心寫在臉上

      十年前電影《宮鎖沉香》里,趙麗穎也飾演過一個攻于心計的角色琉璃。那時的琉璃也眼冒精光,但琉璃只想依附于權勢,飛上枝頭變鳳凰??粗斆?,其實愚蠢。許半夏則是另一種——自立門戶。

      原著小說《不得往生》里,許半夏出身是“ 撿破爛兒”的,靠倒騰廢鋼賺點小錢。后來抓住時機,結交經商朋友,把廢鋼生意越做越大。一開始,眾人都覺得她是個白白胖胖、人挺好的小丫頭,樂于給她一點甜頭,反正人情送給誰都是要還的。卻不知許半夏才是真正的“向下兼容”,她是個最頭腦活泛,懂人情世故的,把幾個鋼鐵產業核心老板之間的關系摸得一清二楚,適時搭把手、添把火或澆把油。

      有一種女主,敢把野心寫在臉上有一種女主,敢把野心寫在臉上

      她不僅有頭腦,還有膽色。預告片里那片被污染的灘涂,就是最受爭議的橋段之一。為了奪下那片灘涂作為廢鋼的基地,她找人用汽油污染了灘涂變成了一塊廢土。許半夏被村民咒罵“不得往生”,她想,那就活這輩子。

      有一種女主,敢把野心寫在臉上

      《野蠻生長》告訴我們,有時候主角不需要變成“瘋批”,坦然承認自己的欲望,就足夠帶感。

      有一種女主,敢把野心寫在臉上有一種女主,敢把野心寫在臉上

      十年,五年……觀眾對女性角色的審美在快速地更新換代。從迪士尼公主的變遷就可以看出來,從等待王子吻醒的白雪公主,到做自己女王的 Elsa,再到黑白魔女庫伊拉,獨立自主的女性意識是未來的主旋律。Emma Stone飾演的庫伊拉更是對迪士尼真人動畫電影的顛覆,她也證明了擁有個性和鋒芒的角色注定擁有更長的賞味期。

      有一種女主,敢把野心寫在臉上有一種女主,敢把野心寫在臉上

      電影《黑白魔女庫伊拉》中,她生下來就是一個與眾不同的小孩,她的頭發一半白、一半黑。為此,她在學校遭受了歧視,并且被集體校園暴力,然而每一次,她都會回擊。她對時裝設計頗有天賦,從小便一直堅持自己著裝風格,即便在別人看來這是奇裝異服。

      影片的高潮是庫伊拉的復仇,即便那時的她只是一個小偷。但她穿著驚艷才絕的時裝設計一次次登場,用才華把男爵夫人的虛榮與自信完全擊碎。那種張揚、爆裂的野性美,既戲劇化,又格外真實,牽動著每一個觀眾的心。哪怕在知道男爵夫人是自己的親生母親之后,她也不改“魔女”的初衷,為一切畫上句號,重新啟程。

      有一種女主,敢把野心寫在臉上有一種女主,敢把野心寫在臉上

      電影《黑白魔女庫伊拉》從頭到尾更沒有半點愛情元素,當你幾乎以為她要和一直陪伴在身邊的朋友有點感情戲時,故事的走向總會告訴你:想多了。

      庫伊拉不是靠復仇的信念活下來的,她的心中始終有對古典的反叛,對時裝的激情,支撐她的是自我和志向。而這正與親生母親男爵夫人相反,她沉溺于欲望與贊美之中,才華已經成了破銅爛鐵,早已沒有了自我。而庫伊拉卻用燃燒的創作激情,成為了傳奇。

      有一種女主,敢把野心寫在臉上

      欲望是一種生命力,可以推著人不斷地往前走。所以我們欣賞有野心、有欲望的女性,也更欣賞不沉淪于欲望,分辨欲望與志向的女性。

      正如許半夏在《野蠻生長》里來世上一遭,也分辨了什么是欲望,什么是志向。

      “生的半夏,有毒。熟的半夏,可以入藥?!?

      有一種女主,敢把野心寫在臉上

      助理:楊子

      圖片來源:新浪微博 / 豆瓣

        

      評論0條評論)

      全部評論

        国产精品 99re
        
        

        <code id="66ri0"><acronym id="66ri0"></acronym></code>
        <output id="66ri0"><track id="66ri0"></track></output>
        1. <ins id="66ri0"></ins>